叶曦

斋我haha~

还有很多啊,赤黑,紫赤,瓶邪,黑花,凛遥,鼠宛。


希望,从未离开——《薄樱鬼》,从动画到原作

薄樱吾爱

若能逆风起航:

2012年,第一次接触《薄樱鬼》动画本篇,由此乙女启蒙。


2013年,在经历了《碧血录》、《雪华录》、《黎明录》的种种后,我终于,在2014年即将到来时,回归了《薄樱鬼》最初的起点——《薄樱鬼》游戏本篇。


如果说动画给我的印象仅仅是白开水+全灭+美型画风的话,本篇则完全颠覆了我对整个薄樱鬼系列的印象。在本篇里,我才真正找到了这个系列经久不衰的原因,那些本该早已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的背影,才在我眼前越发清晰地显现。至此,我也终究真正掉进了薄樱鬼的大坑。因而我希望记录下来,这既是某个路人转粉乙女的曲折路程的终结,也是开启新世界大门的纪念。


    以下,我将结合动画到游戏,讲讲一些变化一切感慨。细节从来记不住,敬请谅解。


    挑自己想看的部分看吧~


 


总司——希望本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


 


    看完动画三部曲之后,我对总司念念不忘。脑海中,某一篇章OP里,总司躺在病榻上,憔悴的脸庞对着刺眼的阳光,伸出病弱消瘦的手臂。那样渴望希望的总司,拥有强大力量却为重病拖累的总司,就仿佛是被上天开了个玩笑。当同伴们驰骋沙场、举杯共生死时,只有他,被遗忘在了孤独的角落里。


    除了病弱,动画中的总司还有非常暴戾的特点,特别是喝下变若水之后,“砍人”这句话基本是不离口的。“生存的意义就是砍人”,这比起“生存的意义就是挥刀”这样文艺的表述更适合有话直说的总司。我忌惮他内心深藏的暴戾和黑暗,但更多的是心痛他有心无力。从他的身上看不到太阳的光芒,即便是玩笑和恶作剧也更衬得他未来的命运是多么讽刺。无力感、不甘心、但却无可奈何。这种纠结在心难以释怀的感觉,或许就是我对他无法忘怀的原因。


    动画最后,战至最后一刻的总司,将原本千疮百孔的身体勉强到极致的总司,站在尸横遍野的最高处,插下了自己飘扬着绷带的武士刀。黄昏、献血、飘扬的发丝和残喘却坚定的生命,那一瞬间真是极致的美丽。其实我多么希望总司能至少回一下头,或许看到他最后的表情,不论是不甘、疯狂还是最后的脆弱,我都希望独自一人走来的总司至少能展现一点留恋、一点人性的东西。但他就这样随风而去了,消逝地无影无踪。比起悲痛,倒更多的是惊愕、然后叹息。总司在动画里留下了太多遗憾,一直是我心头一块抹不去的伤疤。因此在打开游戏的之前,我已经想好一周目一定要走总司线。我希望总司能得到救赎,能有个美好的结局。


    但是本篇的总司完全不是我一直以来思念的那个总司。总的来说,他就是个玩世不恭的孩子。对什么都是一副开玩笑的语气,经常以欺负土方副长为乐,而对近藤局长的依赖和信任也更为突出。他确确实实活在这个世界里,而且游刃有余地活着。他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得知是绝症的时候,他和千鹤并排而坐,望着天空望着阳光说自己差不多猜得到,并没有什么波动。他或许也伤感,但完全不会绝望,至少表面如此。就算到了个人线,得知变若水并不能医治疾病,他也只是随意地认命般地接受了。当时我已经忘记了变若水的这个设定,得知不能让总司的病痊愈时我非常震惊、也非常悲伤,而看到总司如此甘愿接受这样的命运,更是无法自制。他是如此坚强的一个人,上天待他不公,也许终有一天他无法保持笑容,那么至少,我能一路陪伴他,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安慰。如此一来,那个孩子般的总司也一定能与千鹤互通心意,然后获得幸福吧。





    总司的希望从来就是近藤局长。于是千鹤陪着总司一路追寻新选组和近藤局长的足迹,可当他们最终遇见土方的时候,局长已经不在人世。一直作为标杆的近藤局长已经不在,总司最后的希望没有了,我很想看看,此后他该如何选择自己的道路。千鹤一路都悉心照料着他、与他相互扶持、以他的意愿为首位,但他都没有表现出过多感情,只是像同伴之间你来我往一样对千鹤施以一贯的温柔,然而这种温柔仅仅止于温水,无法代表任何东西。我希望近藤局长不在后,总司能够回心转意,回到这个永远等待他的港湾中去。我希望千鹤会成为他的希望。


    千鹤和总司踏上了另一条旅途。还是施恩报恩一般,这次总司陪着千鹤去找父亲。总司不像是真正为了千鹤着想,反而更像没了新消遣的孩子,既然有任务在面前,那就去吧。他被命运挤上了曲折的道路,而他自己似乎也无所谓。他需要的仅仅是一条能让自己燃烧的道路、一条能不断砍人、不断让自己发挥力量的道路。近藤局长给了他归处,于是他成为了他的目标。一个目标没有了,总不能无聊地四处游荡,那么就去寻找下一个。他好像是在向玩弄自己的命运、不争气的身体开一个恶劣的玩笑,他默默地嘲笑着这些,从内心却渗出强大的倔强和黑暗,势必要将自己的身体和命运逼到绝境,然后宣告上天,自己是如何战胜了整个世界。


    在总司的GE中,他和千鹤安居一隅,等待着最终时刻的到来。这个结局依然把我虐出内伤,因为总司的死亡终究不可避免,不过是或早或晚的问题。千鹤是他唯一的安慰了吧,但我觉得总司是绝不会满足于此的。最后那张CG中,千鹤躺在他身边,总司则是一脸祥和,而我总觉得他并没有看千鹤,而是望着头上那片广阔的天空。总司仿佛手心的沙粒,很脆弱也很调皮,你若不握得很紧,他很容易便会随风而去;但你若握得太紧,他必然会反抗。没办法,要真正抓住他,走进他的心,也许只有千鹤那样,经过一个五年,再一个五年,不离不弃的守候,才能收获一小撮来自爱恋之心的回报吧。





    相比较下来,总司的BE则更震撼我。被熏灌下变若水的千鹤忍受不住吸血冲动,选择喝下总司的血,两个人互相吸食对方的血,把獠牙深深扎进对方的皮肤里、血管里,白发相互交织、疼痛与甜蜜混杂、一起走向末路、一起选择堕落,明明是罪恶不堪的一幕,我却觉得份外美丽。——我看到了生命。无尽黑暗的洪流中,生命不屈地做着抗争,即便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即便明知随后便是毁灭的到来,仍然义无反顾地选择燃烧、选择绽放,只为向着无情的命运露出讽刺的嘲笑,我觉得,这似乎就是总司所期望的东西。





    既能陪你细水长流,又能甘愿一起堕落,千鹤已经将自己能做的都做尽了。很明显,总司确实有被打动,所以有了那一吻。但还不够。试问总司,有没有完全抛掉“给辛苦的她一个奖励”的心情,有没有真正觉得“与她相互扶持一生也没问题”?那么多年岁、那么多经历过后,我仍感觉你只是个不想回应告白的孩子,还在用“哄”的方法对待那个真心付出的妹子。原以为你失去了一个希望,总有一天自己能代替他成为另一个希望,可不知道的是你根本一开始就不需要什么希望。你自己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活得对得起自己、活得甚至更自在,任何束缚都是对你才能的禁锢,任何生命中的过客你都没有看得太重,因为你连自己都不会珍惜。如果这些真的只是你的表面,而你实际有颗敏感而多情的心,那么能否请求你,用我一生的时间作为筹码,请求你至少,主动展现哪怕一丝一毫的真心呢?


 


平助——憧憬太阳之月


 


    动画三部曲过后,我对平助用一句话来总结“他是无力改变的过去和历史中唯一一抹灿烂的阳光”。动画中的平助真是个小天使,无论何时都那么纯情、乐观,他对千鹤的感情也最直白,因而我不由自主地就喜欢上了他。我很少萌年下,平助算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看动画的时候我总是想,如果没有平助这个角色和新八等人在那儿插科打诨,这个故事会变得昏暗多少倍。《雪华录》平助篇的片尾曲就叫做《光-I promise you-》,更让我坚定了平助是大家的小太阳这样的想法。


    本篇的第二条线我便选择了平助线。本来希望这条线平助小天使能治愈我总司线受伤的心灵,但没想到的是这条线的剧情依然很虐。而且更甚者,我终于意识到本篇里的平助和我认识的平助完全不是一个人……(多么似曾相识的展开)


    平助——唯一一个不管走哪条线都注定要变成罗刹的角色,仅凭这一条平助都无时无刻不在虐我。而且,其他走上罗刹道路的男主们,选择喝下变若水的原因都有一部分是与千鹤有关,而平助的则跟千鹤没有太大关系。正如他的性格一样简单直白——只是因为害怕死亡。垂死的平助倒在同伴的怀中,用无辜而不舍的眼神望着这边,这一幕真是让人痛心无比。他是最年轻的成员,这样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要在此逝去,试问上天于心何忍。明明还有那么长的路可以走,未来还有无数的可能在等待着他,他凭什么要在这里停下?不忍心,也不甘心。而我想,平助此刻考虑不了那么多,因为很痛,因为流了很多血,对同伴有留恋,对小千鹤有留恋,但更多的是怕死,怕自己就这么闭上眼睛。求生——这是生命的本能,而平助正是个普通的人,如果此时给他一条活下来的道路,即便知道自己将成为怪物,他也无法考虑更多。生,或者死,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问题。





    平助不再是我心中的太阳了。他不再挂在空中散发光芒,因为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感受到了他的人性,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的私欲。他似乎不是个能为了大义、同伴抛弃一切的人,他有自己的考虑,他很脆弱,他反而需要希望和阳光。


    同时,游戏也将他内心纷繁杂乱的思绪刻画了出来。跟从伊东先生离队的队士中,他是唯一一个内心摇摆不定的。新选组暗杀伊东那晚,他也很简单地就回到了新选组的阵营。平助考虑了很多,但他始终得不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也许那晚他找到了什么线索,也许也只是决定不再纠结,听从自己的内心,选择让自己舒服的环境,可是就在那一夜,他永远失去了作为“人”的资格,成为了暗夜的住民。


    什么单纯、无忧无虑,什么一心为同伴、无私奉献,都不是适合平助的形容,相比自甘被时代洪流冲得东奔西走却游刃有余的总司,他则是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断思考着。巨浪袭来,他被冲得一个趔趄,然后站起来继续不知所措。他迷茫、考虑着自己该干什么、怎么做、去往何方。望着黑夜与夜幕中荧亮的月亮,他回忆着曾经能凝望太阳的自己,任晚风吹散自己月光一般荧白的发丝。


    唯一的支柱是千鹤。唯一能让他毫无保留欢笑的是千鹤。就算是遇到能够一起打趣喝酒的新八和原田,此时已经走上与他们不同道路的平助,也不能完全不被过去的伤痛和未来的迷茫所打扰吧。唯一真正单纯的、真正无忧无虑、一心奉献的,是对千鹤的爱恋之心。如果说平助是暗夜的月亮,那么千鹤才是他的太阳,只有借着她的光,平助才能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


    可惜,平助不是斋藤或土方,就算强忍住太阳底下的不适感也要保持原先的作息时间。他们拥有坚定的信念,所以斋藤可以为了帮助土方、土方可以为了新选组而忍受所有,但平助没有这么做。忍受阳光下的苦痛,就能换来更多和千鹤在一起的时间,即便如此,平助还是选择在夜晚活动。他一直在想,一直在犹豫,千鹤是他的心灵支柱,但并非他为之奋斗的希望,他要考虑自己,他自私,但真实。


    我喜欢动画中的平助,但更心疼游戏中的平助,也更想给他一个好结局。个人线如预料中一般,没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大起大落。剪掉长发的平助更像一个大男孩,与千鹤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一般,很般配。如果他们真是这样的身份该多好,一个月亮一个太阳,远离硝烟战场,远离政治势力,平助不用再想那么多,只要做回他单纯、无忧的天使就可以。在某个清爽的早晨,一起在葱翠繁茂的林间散步,消磨着闲适却充实的时光,他背对着阳光,向你伸出手,可爱又可靠地刺眼。此时你才终于发现,什么嘛,他并不是什么需要借助阳光的月亮,而确确实实,是你手心耀眼的太阳啊。





 


阿一——嫁我唯一


    斋藤是动画中存在感最低的一个男主(大概),即便看完动画三部曲,我还是无法对他的性格有个大概的概括。虽然他话很少,但却确确实实在我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仿佛他从来就没有丢失过存在感一样。在《雪华录》中有一段斋藤给千鹤科普刀的知识的剧情,斋藤突然间就变成了话唠,把我吓得不轻。可能制作方想借此表现斋藤的另一面,体现反差萌,但却反而搅乱了我对斋藤的固有印象,使得这个角色性格变得更加模糊了。


    为了了解真正的斋藤,我开始了游戏本篇的第三条线路。


    是的,可以暂且从虐心当中稍稍解放一下了。斋藤线虽然依旧曲折,但论起虐心程度是比不上前面两线的。在游戏进行的过程中,我一直以为斋藤是不会选择成为罗刹的。就算他真的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也一定会经过激烈的内心斗争。一是因为他足够强大,不论是身心;二是因为他追求真正的武士之道,所以一定不会为歪门邪道所左右。在道义与性命之间,他应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道义。然而让我万分惊讶的是,斋藤喝下了变若水,而且毫不犹豫。面对比自己强大数倍的风间,他义无反顾地选择成为怪物,使自己变得更强大。开始时我觉得他似乎偏离了自己的正道,但如今想来,这样的选择或许早就命中注定。


    整条斋藤线,感情发展的重点就是在无人的夜晚和斋藤谈谈哲学,解开了他心中的结,接下来便没有了迷茫,动画也是如此表现。讨论的问题无非是“刀剑已经淘汰的时代武士是否还有价值”,而解决问题的关键也无非是形式与核心脱离,刀剑仅仅是被人使用的武器,只要保持一个武士的心,无论任何时代都可以作为武士生存下去。既然刀剑只是形式,那么变成罗刹又能如何,斋藤能够保持自我,这点难道还需要怀疑吗?


    斋藤和千鹤的感情是非常平淡、细水长流的感情,也正因此,你能够感受到这种情感慢慢成长、变得坚韧不摧的过程。很安心,也很温馨。他的语调或许很冷,但他内心的温热触手可及,不用感到迷茫,也没有任何怀疑,把心交给他,可以很放心地走很远。


    斋藤和土方都逼得风间化为鬼形,而幸运的是风间没来得及对斋藤出手。最后,斋藤的武士之心打动了天雾,他出手相救偷袭了风间,斋藤和千鹤逃过一劫。我早已怀着担心斋藤生死的心情,编剧却给我来这么一招,让我觉得略扯。但也要感谢编剧,没有让斋藤遭逢更虐心的命运。他这样不温不火的人,不该从内心发出压抑的怒吼,在生死的泥沼中挣扎不休、浑身沾满肮脏的鲜血,我希望他能一直只是微微地皱着眉,熟练地运用着剑术、贯彻着道义、默默地工作,然后,能拥有放松下来的时刻,回归原本呆萌的表情,望着翩翩飘落的樱花或雪片,什么都不想,仅仅从内心感到美丽。唯一、安心、知道他哪里都不会去,便可以静悄悄地踏过雪地,靠近,轻轻抚下他肩上的雪花。——不是红色,而是纯白。





 


原田——走错片场


    原田=好男人——看完动画后,这种印象想必在每个人心中都根深蒂固。动画中没有涉及过多千鹤和原田的感情线,所以这个人物很好地和其他苦大仇深的队士们融合在了一起。有努力工作的人,自然也有乐得逍遥的人;有迷茫未来的人,自然也有走一步算一步的人;有应付不来女性的人,自然也有风流成性的人。原田的存在(当然包括新八)丰富了新选组的生物多样性,仅此而已,非常自然。


    之前偶然间被剧透,原田在本篇游戏里会选择放下一切,和千鹤过平静的生活,并且分析了一下他的性格和追求。正因为他希望以战止战,他的最终目的是结束战争后回老家结婚,过平凡安稳的日子,所以在千鹤和名誉地位之间,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千鹤。


    整条线也的确是这样意料之中的展开。因为不需要过于强大的力量、不为战斗所痴狂,原田在面对变若水的时候才能理智地拒绝。他曾不止一次在千鹤面前提到自己的梦想。这个精于讨女性欢心的男人,梦想居然是平凡地娶妻生子,而且在他说起这些时,还抱着游移不定的心情,并不能确信这个奢望能成为现实。在周围的人都追求扬名立万、建功立业的时候,原田却和整个乱世格格不入。只有他,在面对各种世俗琐事、物欲烦扰时还能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只有他,在忙碌紧张的工作和战斗之余,即便独自一人,也要抱起一坛酒,赏夜樱,至三更。所以说,原田你还是太实诚,你要是稍微中二一点,就没有后来的所有了。


    一般说来,这种表面上花花公子的男性,只要遇到真爱就会变得非常专一纯情,这种反差萌在各种游戏中(不仅仅是乙女)都百试不厌。因而在进行这条线时,我很期待千鹤占据原田全部内心后他会不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我们先不论结果,但就过程真心把我雷得不轻。女主你谁啊?是我原来认识的那个千鹤?为什么你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玻璃心女主角?心理描绘敢不敢再公主病一点?……


    总之,一看就知道这条线和其他线不是同一个人写的。至少不是一个人在同一种状态下写的。其他线的叙述都极其冷静平稳,感情线完全为副线,历史的厚重感与男主们昏暗的命运压得人喘不过起来,但原田线完全变成了千鹤懦弱感情的爆发。伤感、伤心、伤痛,然后原田发挥多年练就的哄女孩技术,几番安慰之下解开心结,互通心意。好不好呢?当然很好。原田这样的男主性格,如果感情没有亲密到一定程度就进入个人线,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没有认真对待。照理来说反而是这条线的感情线需要最为慎重的处理,剧本却将其简单化了。原田为了平复千鹤激动的心情,给了她一个吻。但此时两人尚且处在感情刚刚迈步的阶段,因为千鹤很激动、无法冷静,而原田知道吻她可以让她冷静下来,所以他这么做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出于爱情、还是怜爱、还是一种习惯或者说本能。此后的他,像是要为这个吻负责一般,像是要背负起千鹤的悲伤一般留在了她身边。或许他发现实现梦想的机会就在身边,而他确实对眼前的少女有种难以言表的感情,不同于以往的所有女性,于是顺势抓住了。既然已经抓住,那么对女性的事情极其上心的原田,就势必会一直负责下去,然后越陷越深。


    离开新选组、离开曾经的战友。不论是哪一件事,剧情都格外拖沓。但拖沓是自然也是必要的。不管是谁,要离开自己一直以来的归处都会恋恋不舍吧,更何况性情中人如原田。与新八之间的友情更是难以割舍,能感受到原田向新八告别的那一晚他是多么动摇。如果没有千鹤陪同,不知道他是不是就会这样一直喝酒到天亮了。


    良心的制作组给了三人一张CG。大大咧咧的新八勾起原田和千鹤的肩膀,大笑着祝福他们、送他们离开。原田却没法好好地笑。也许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舍,若能留下来和挚友并肩战斗,一起活跃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其实也还算不错吧?可是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两人各自深藏的梦想南辕北辙。既然选择了千鹤,那就负责到底,未来的路在何方,实现梦想之后现实是否能配得上梦想,一个梦想之后下一个又在哪里?这些,等到踏出这一步以后,再自己亲身体会吧。





    大天朝欢迎你。


    在与本篇相遇之前,我曾通过同人游戏《你是我的夫君大人》的原田线。那条线中对原田内心活动的刻画较本篇更能让我接受。即便是远渡重洋,和千鹤在异国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但原田始终没能忘记曾经的新选组、曾经的伙伴们。他时常想起过去,想起那些身影,妻儿在侧的幸福光景中,那些过往仿若梦幻,真实却遥远。


“我这么幸福真的可以吗?”他想。


身旁的妻子敏锐地察觉了他的异样。“左之助?”她唤道。


原田露出了一如既往温柔的微笑,抚摸着妻子柔顺的发丝。


…………


他的眼中只会有你。即便心中偶然掠过一丝愧疚、一丝担忧,他的目光也不会望向海之另一侧的远方。来之不易的生活、难得实现的梦想、背后的痛苦、这个家、还有你,他都会好好守护。正因为是原田,所以不用担心。


他的眼中只有你。





 


土方——尊敬与守候


    通完全线后,我迟迟没有动土方线。一方面是因为动画走了一遍剧情,另一方面,我总觉得自己不能对土方产生爱恋的感情。动画里的土方让我觉得难以理喻。明明近藤局长表面功夫大于实干技术,他还是没有怀疑地追随;近藤局长死后,他引领起烂摊子一样的新选组,毫无怨言;队士们一个个倒下,新选组分崩离析,他依然没有放弃希望;被逼到最后的岛上,归顺了共和国军队,明知道一切只是苟延残喘,还是不露一丝慌乱,见证新选组到最后,战斗到最后。是什么支撑你一路走下去的,土方?是责任感吗?你是被副长的责任逼迫的吗?那为什么你的脸上不见一丝痛苦呢?即便偶然为棘手的路途皱起眉,最后也依然会凛然地走上战场。


    土方的身影总让我想起我国萝莉控之父中山先生。他领导的起义基本都在失败,但他总仿佛没事一般下一次还卷土重来。于是我们看到历史课本上,“起义失败,被迫流亡海外”、“起义失败,被迫流亡海外”不断循环着。总有那么些人,在普通人放弃希望的时候还能看到希望,还能拾起破碎希望的残片,告诉大家希望还在,不要放弃。并且,他们不光只有嘴上功夫,他们真的是这么相信的。所以他们才能一次次站起来、一次次聚拢那么多人、一次次引领时代的浪潮,不会倒下。他们本身就是希望,希望不会倒下。


    我不会爱上希望。所以我明白,自己对副长的感情永远不可能是爱慕,而只有尊敬。


    至今我也无法领会副长在局长死后是如何说服自己再次领导新选组前进的。夕阳下的那个背影让我无法忘怀。副长似乎很少会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连自己写的俳句也要藏着掖着,可见早已封闭了自己的感情。但是近藤局长死后,他却一瞬间迷茫了。悲伤、对敌人的愤怒、对自己无力的愤怒、过去的种种、而今的混乱、未知的未来……他转过身,紧紧攥起双拳,只留给我们一个黑色的、坚持着没有倒下的背影。他就好像动画中,总司离开时地上插的那把剑,被遗忘在一片狼藉的大地上。





    我没有上前的勇气,因为我并未平视副长。对于自己仰视的人,除了尊敬、不亵渎,做不到任何其他事情。如果千鹤没有任何行动,也仅仅是观望着的话,副长的内心也许就会产生巨大的变化:他会更加掩藏自己的感情、使自己变得更加冷酷、刀枪不入,他能有余力应付局长死后各种繁琐的事物,但他可能就永远失去了作为人的温情。


    拯救“鬼之副长”的千鹤,真要向她表示感谢和尊敬。她从不奢望副长能给她回报,只是数年如一日地守望,在能帮忙的地方尽自己所能,他去哪里便跟到哪里,只要副长还在就不会离开。副长是新选组所有人的希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千鹤或许和其他队士没什么两样。但关键就在于她是个女性,土方无法将她视作一般队士。他们名义上是上下级,实际上关系却更为暧昧。当土方在极小的几率下,需要一点安慰、需要一个怀抱的时候,千鹤总在他身旁。如此一点一滴的积累,即便每次只前进那么小小的一步,积少成多也会产生质变。


    土方线历时最长,我看差不多有六年了。让一个花季少女守望了自己六年,土方要是还不敞开真心,那我第一个就……也不能怎样。这里我也顺便吐槽一下其他男主,每条线都至少历时五年,和其他乙女游戏一个月一年比起来实在是太残酷了。这么长的时间朝夕相处你们到底是有多迟钝!动画全灭简直丧心病狂。


    气氛都被我毁光了。


    土方线结局的CG我之前已经看了很多遍。那是《OSU!》中的一张图。正如曾经相约的一般,两人并肩而行,欣赏漫天飞舞的樱花,仿佛曾经逝去的无数生命最终得到了救赎,最后,只剩下互相扶持、相伴一生的两人。配上吉冈小姐的《花びらの刻》,这一刻真是幸福的极致。不论是土方和千鹤,都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但只要现在还能够相视而笑,昨日的悲欢就好像花瓣一样轻得不值一提了。操劳了那么多年,相信一切都不会是徒劳,副长,现在就该是你休息的时候了。


    欢迎回家。





 


千鹤——夫复何求


    之前说了那么多,想必大家都猜到我要写什么了。


    动画里的千鹤实在是无力而毫无存在感,“想尽自己所能帮帮忙”这样的老套路让我想打瞌睡,关键时刻配在身边的小太刀就是个装饰品,认亲用的而已,实在看得人捉急。即便如此,一贯不黑女主的我还是想说服自己千鹤种种的好,比如很漂亮,比如花魁装扮很漂亮。


    …………


    可能是视角不同,游戏中的千鹤就是贤妻良母优秀女友的代表。在这样的乱世中,女人真的不能做什么。能有勇气扮成男人独自踏上寻找父亲的道路、能在满是危险男人的新选组待上五六年、能对喜欢的男人不论回报、不离不弃地守候,试问得一个千鹤,夫复何求?


    游戏线路通关一半后,我看着对话,突然设想,如果千鹤从来就没有出现在新选组,我们看对话的时候意识到这些人的面前并未站着一个年幼、稚嫩但认真温柔的小女孩,他们的对话会变成什么样子。


    寂寞。


    千鹤的到来更像是上天的恩赐,像是生活中不可多得的调味料。没有,一切依然进行,但不够鲜活,不够快乐。


    不仅止于此。千鹤怎么可能是有没有都无所谓的调味料呢?没有她,谁能每次都听完你调戏副长的累累战果,然后尴尬地笑笑你的调皮呢,总司?没有他,谁能在你漫长无聊的夜之生活中给你一点惊喜和身为人的希望呢,平助?没有她,谁能透过你冷若冰霜的脸,触碰到你内心深处的复杂思索呢,阿一?没有她,谁能注意到独自一人喝闷酒的你,默默坐在你身旁陪你赏夜樱呢,原田?没有她,谁能在你难得脆弱时给你依靠,让你知道自己除了厉鬼之形,还能保存一点点人的微光呢,土方?没有她,新选组依然每天巡视着,新八和平助抢着配菜,笨蛋三人组依然逛花街到半夜,总司仍旧想法设法让土方难堪,斋藤依然默默挥刀练习,局长拜托着副长,副长则皱皱眉头接下各种工作……


    平和的每一天。


    但只要接触过《薄樱鬼》的人,内心深处一定不会忽略那个存在。否则你们是如何看到这一切的?没有视角便不存在视野。不论再怎么想否定,内心深处还是不由自主会把那个小小的视角放在自己眼前。请看,即便是在《黎明录》里,我们不也会想起来,在这喧闹的一方土地一段距离的地方,在某个小小的村落里,有个女孩正换上男装,配起小太刀,想唯一的方向赶来吗?


    她是每个人的希望,没有人会拒绝希望。


    她是千鹤,何况,她也是你啊。


    希望从未离开。





 


风间——新选组——传承的希望


    首先我想说,游戏本篇没有风间线。那不叫风间线。


    动画中,风间仅仅就是个反派,为了抢夺自己有点兴趣的新娘而对新选组百般骚扰。强大、来去无踪、坚信自己成为鬼的绝对高贵、不允许自己绝对的强大受到动摇。游戏中的他一反高傲的态度,甘愿陪千鹤追寻新选组的脚步,一次又一次,非常耐心地陪伴着。这似乎颠覆了他以往的形象,难道他真的会为了一个未成定数的女鬼做那么多?


    最后,他才道出一切的原因。不论是注意到千鹤,还是一次次抢夺她又一次次中途放弃,只是因为千鹤可以成为他接触新选组的借口而已。原来他最初的目标根本不是千鹤,千鹤只是个附带品,最重要的是和新选组接触,和这群生在武士末路的时代却仍然坚持挥动手中武士刀的人们接触。他不懂,觉得可笑,觉得好奇,所以要接近,所以要了解,所以最终感服、接受、并用全力与之对抗。对他来说,新选组既是值得认真对待的对手,也是值得尊敬的朋友。


    千鹤从头到尾都成为了一个媒介,一个借口。即便在个人线中,风间装作陪伴千鹤,其实自己本身就想那么做,千鹤的行动使他的行动变得更加有理可循。可惜的是,不论他们怎样追赶,总是比新选组的脚步慢了那么一点。于是,在一次又一次错失后,他们最终到达了终结的小岛。而最后的武士土方也早已不在了。未能见证到最后的遗憾、悔恨,覆水难收的无奈,千鹤抱起破碎不堪的诚字旗,恸哭不已。





    在所有人都逝去的现在,在不用考虑任何人心情的现在,她才终于允许自己第一次放声大哭。


    唯一的目标已经没有了。这不是近藤局长被斩首消息传来的时候,土方和总司的心情;也不是变成罗刹的平助第一次在夜晚仰望夜空的心情。他们的目标消失了,他们的希望消失了,但千鹤没有走。而如今,所有人都不在的这块土地上,仅留下千鹤一个人,追忆着逝去的身影。千鹤的身旁还有谁呢?若没能在这漫长的旅途中引起风间的兴趣,让风间不知不觉爱上自己,便会走向动画最后的结局。但在这条线里,我倒是更欣赏这样的结局。风间的吻只是安慰和约定的吻,承载不了数年来走过风风雨雨的千鹤的伤痛,她的伤需要自己来治愈,任何微小的甜蜜都不足以引起她内心的波澜。她只能一个人怀抱着过去,慢慢单膝跪地,慢慢撑起身体,然后努力站起,然后再努力想起再次前行的方式。


    于是春来夏往,一年又是一年。经过了多少岁月,回忆了多少又遗忘了多少,在这片洒满故人鲜血的土地上,她又过起了平静的生活。她的心中再无波澜,只是朦胧中眼前数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她,向着纯净的光芒走去。他们身着熟悉的浅蓝色队士服,纯白的头巾在脑后缓缓飘扬,每个人身侧都配着两把刀,那是武士的象征。近藤局长一定乐观地眺望着漫漫前路,抚摸着自己的头露出父亲般的慈爱笑容吧;土方副长虽然皱着眉头,但看到自己平安无事也会放下心来叹一口气吧;总司还是会凝视着局长的背影,一刻都不愿放过他身边的土方吧;斋藤没有犹豫,会坚定地跟着他们前行;平助、原田、新八还是会在后面吵吵闹闹地拌嘴,然后又勾肩搭背地和好吧;山南还是那样神秘地笑着吗?山崎还是一如既往默默跟在后面吗?还有源先生、岛田先生、所有队士们……


    一个又一个,他们前行,然后远去,然后消失不见。


    没有想跟着离去的想法,因而身体没有动。


    我为什么选择了留下?既然我还活在这里,那么必然有非我不可的使命。


    和他们的相遇、相知,他们的生活、他们不为人知的真性情、他们的斗争、他们的挣扎、他们的不屈、他们的逝去,如果连我都不在,那么谁将这些留在世上、记在心里?


    我的存在即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传承。


    在这个不再靠刀剑决胜的时代,哪里还有真正的武士,怎样才算真正的武士之道?


    相信这些都不会湮灭。即使时代变了、武器变了,有一样,还是深深刻在人的心里。它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所以只消一点,就可以野火燎原、不断延续。


    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其实内心早就有了方向不是吗?


    那么,便再无迷茫。


 


最后


只看过动画的人,请试一试游戏吧。


2010年第一场《樱之宴》,平助的声优吉野桑在末尾说了很多,但却没办法找到合适的词。我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一部作品成为经典自有他的理由,这是制作方、玩家读者和天时地利共同造就的结果,真的非常难得。一部作品能够在数年间经久不衰,至今还保持着鲜活的生命力,不论是CV们、制作方们还是作为接受方的我,都觉得非常感动。感谢制作方和CV们,是你们给了他们舞台,赋予他们栩栩如生的个性和真挚的情感,也感谢一路以来一直支持着《薄樱鬼》系列的各位和看了我这篇文章的各位,因为有你们的支持,他们才得到了无数的爱,才得以继续生存下去。


我相信自己的《薄樱鬼》之旅也才刚刚开始。